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公立幼儿园更应立之为公

公立幼儿园更应立之为公   邓海建

    广东东莞两会正在召开,一份《东莞市2013年市级部门预算草案》泄露了某些“天机”:东莞三家机关幼儿园2013年的财政预算支出高达2776万元。事实上,这三所幼儿园仅接收机关单位职工子女或市属公办学校教职工子女。有东莞政协委员指出,东莞可参照广州做法,将这些公办优质幼儿园释放部分名额向社会公开招生。

    根据《草案》,这三所幼儿园包括东莞机关幼儿园、东莞机关第二幼儿园和东莞实验幼儿园,2013年财政预算支出分别为1055.11万元、1083.32万元、637.8万元。就读这三所公办幼儿园一样需要缴纳学费,并按照全市统一标准,因为是省一级公办幼儿园,收费标准是每月650元。

    乍看起来,“三家幼儿园瓜分数千万财政预算”的新闻确实抓人眼球。但就像戴电子表的不能指责戴劳力士的就一定有猫腻一样,地方发展各有各的层级,仅凭这些数字,很难坐实预算支出的非正义性。其实,对发达地区来说,公共财政对幼儿园多支出一点,算不得问题,真正的问题是,无论怎样的支出数字,能否经得起以下三个层面的考量:

    首先,巨资打造的公立幼儿园,自然不能成为“官二代”的俱乐部。公立幼儿园名额供不应求是不争的事实,虽然这三家幼儿园名义上是机关幼儿园,但从相关预算草案看,显然不是机关在埋单,而是纳税人财政兜底。那么,出于基本的公平要求,年耗资数千万元的三家幼儿园,也不宜只对机关职工子女开放。譬如,广州去年就出台了 《广州市公办幼儿园招生工作意见》,以番禺区做样板,在全区的14家公办幼儿园中,拿出包括直属机关幼儿园在内的几所幼儿园作为改革试点摇号入学。这一做法尽管引发部分机关工作人员不满,却在坊间成为美谈。的确,既然是公办幼儿园,不管你叫什么“名字”、穿什么“衣服”,理应服务公益、裨益民生,在僧多粥少的时候,更不能抱团霸占有限名额。

    其次,学前教育尽管没有纳入义务教育范畴,但保障每个幼儿的受教育权也是地方部门不可推卸的责任。那么,在公立幼儿园“燕鲍翅参”之后,民办等私立幼儿园有没有“温饱之忧”?入园难、入托难是各地民众面临的窘迫现实。有调查显示,在广东,评上最高等级“省一级幼儿园”的,几乎全是公办幼儿园;民办幼儿园 “两极分化”严重——条件和公办幼儿园差不多的,收费一般让普通民众难以承受;而收费低廉的,又往往办园条件差、师资水平低,甚至是“黑户”幼儿园,家长难以放心。面对这样的格局,地方财政如果只是对公立幼儿园锦上添花,而疏于对私立幼儿园雪中送炭,公共教育责任的担当恐怕就要令人生疑。毕竟,幼儿园可以有差别,但孩子的权益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此外,不能不提及财政预算的制定环节:数千万元砸向三所公立幼儿园,理据何在?起码要有公开透明的信息告知民众,在拟定预算的时候,三所公立幼儿园学生或“准学生”的爹妈没有参与分配规则的游戏。道理很简单,如果分配蛋糕的人本身就是“食客”之一,那么,分配法则会不会有所偏倚?就此而言,公办幼儿园的预算是千万元还是上亿元都不是问题,问题是这样的制度安排要有避嫌规则,要有审计等可靠的监督,保障“分”得公平、“分”得正义。

    在入个公立幼儿园还得 “拼爹”或“拼房”的年代,地方财政投入更应经得起程序正义的考问。这些年,公立幼儿园看似动辄得咎,不过和当年大家在公立医院上的纠结一样,悖逆公益旨归、衍生失衡问题,民众自然是一肚子怨言。长远而言,学前教育回归公益必是大势所趋。眼下,一些经济并不发达地区已经在“免费幼儿园”方面先行一步,那么,有条件的发达地区,恐怕更该拿出魄力,与其在公立幼儿园的蜀锦上“绣花”,不如做好 “改善全民学前教育质量与福利”的御寒棉衣。

    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